七七喵

冬日的阳光撒下

散在宿舍楼的一排排窗格子上

像橱窗里的华夫饼

温暖 香甜


曦瑶小段子

曦瑶小日常之不小心掉马了

总裁涣×职员瑶

重度ooc


这天,曦瑶逛商场,没注意躲避熟人,玩嗨了,于是……

“B,我跟你说”职员A拿着手机狂打字,“我看见总裁跟那个笑面虎在一起逛商场了。我有视频,你要不要”

“逛商场怎了,人家关系好呗,别一惊一乍的,还有,要是让金光瑶知道了,你就等着扣工资吧”

“他们手拉手逛商场,总裁还亲了他一口”

“大爷,给小的传个视频呗”B立马回复,我就说啥来着,这俩人绝对不是单纯的关系好,哼╯^╰。当B收到视频后……

“C,总裁跟金光瑶手拉手逛商场,总裁还亲了他一口,我有视频……”

“快给我!!!”几分钟后……“就问好看的男生都去gj了,我们女孩子咋办”悲愤中的C跟她的好朋友发微信,“D,给你看个视频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“阿瑶,累不累,我给你揉揉腿吧”蓝曦臣提着购物袋进了家门,总觉得哪里不太对。

“好”金光瑶边说边把腿搭在了蓝曦臣腿上。“二哥,我总觉得今天有人跟踪我们”

“嗯,我也这么觉得,但是那人藏的太好,我没抓住。”

“没事,可能我们想多了”

于是这两个觉得想多的人酱酱酿酿之后一觉到了天亮。

蓝家标准的作息时间让蓝曦臣早早起床去了公司,并为金光瑶请了病假。

沉睡中的金光瑶被一阵阵电话铃声吵醒,揉着腰挪到客厅接电话。

“魏无羡,你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。”

“你为啥没来上班”

“我病了,去不了”

“哦~是蓝大哥他让你着凉了吧~是吧,蓝二哥哥~”

“魏婴~乖”蓝忘机伸手揉了揉魏无羡的头,示意他不要乱说。

“魏无羡,你刚刚什么意思”金光瑶有点慌张。难道被发现了吗!!!(⊙o⊙)

“你懂的,你去公司群里看看就知道了”

金光瑶挂了电话,打开公司群……∑( ̄□ ̄;)掉……掉马了,给二哥打电话去。

“二哥……咱俩掉马了”

“阿瑶,莫慌,有我”

“嗯”


没过多久,金光瑶的手机又响了……薛洋……

“喂,崽啊”

“小矮子!!!你跟蓝曦臣什么情况啊”

“就是你看到的那样,我们在一起了”

“那你咋不早点告诉我,为什么我比魏无羡知道的还晚!你竟然瞒着我!而我,都还没有追到我经济人小星星呢,还有宋岚那个大猪蹄子我也没处理好呢,你竟然就……”

“崽子,你阿爸将要面临蓝启仁的怒火和四千字家规啊”金光瑶及时打断了他。

“哦,我觉得也不是那么生气了,还有点想笑,祝你好运啊,我去找小星星了,祝你好运。”

“嗯,没良心的薛成美”

“别叫我成美,还有,再见,小矮子”


第三个电话……

“江澄,别问我是不是跟蓝曦臣在一起了”

“哦,我本以为你俩是关系好,没想到……死给╯^╰,别教坏阿凌”

“哦,还以为你要打断我的腿呢”

“金光瑶,你别挑衅我,小心我……”

“小心你拿紫电抽我,知道了知道了,每回都是这句话→_→”

“哼,蓝先生那边你好好想想。还有……你俩好好的”

“嗯,我知道了”

“赶紧挂电话,你这死给”


终于轮到慢半拍的蓝老先生了……

过了电话给蓝曦臣,“曦臣,你给我回来”

“叔父,您若不同意我和阿瑶的事,我便不回去”

“你,你是想气死我”

“叔父,求您成全”

“……那你就别回来了!”


“忘机,别担心,我没事”

“……”

“谢谢你,忘机,你先和魏婴回去吧”

“……”

“等叔父气消了,我带阿瑶一起回”

“……”

“嗯,再见”


“阿瑶,我回来了”

“二哥,你没事吧,蓝先生他……”

“没事的,会同意的,你的腰还好吗”

“没……没事了”

“那就好,来,我给你揉揉”

……蓝曦臣手机突然响起,打断了他的动作。是蓝启仁,

“曦臣,回家……带他一起”

“谢谢叔父,我这就回”蓝曦臣挂了电话,转身抱住了金光瑶,“阿瑶,师傅同意了!”

“嗯,我知道了”金光瑶眼圈红红的。


晚上,云深不知处

“哼,这么晚才回来”蓝启仁黑着脸对蓝曦臣说。“这些日子,你都住哪里去了”

“在阿瑶家”

“……”蓝启仁深呼吸了一下,不,我不能生气,生气对身体不好。

“叔父,我们……”

“吃饭”蓝启仁直接坐在了餐桌前。

魏无羡拉着金光瑶走到一边,“你来的时候吃过饭了么”魏无羡凑到金光瑶耳旁叫声说着

“没有啊,怎么了”

“你一会就知道了,祝你用餐愉快”跟他说个话还要弯腰,好酸啊。蓝忘机走了过来,直接拉走了魏无羡。蓝忘机:他是大嫂,不能打。

“阿瑶,他跟你说了什么”

“嗯?没什么,没听懂”

坐在饭桌前,金光瑶看着桌上那几道绿油油的菜式,还有那盅散发不明药味的餐前汤,他忽然明白了魏无羡的意思。远处,魏无羡使劲冲他使眼色,意思是:给蓝涣,偷偷的,衬蓝启仁没注意。

“咳咳”蓝启仁撇了眼魏无羡。这个魏婴,还想再带坏一个蓝家人么,是时候抄家规了。“魏婴,我突然想起来,你的家规要交了”

“叔父,我……我就要写好了,就,再宽限几日可好,我最近腰不好,写不了太久”

“你!”不生气,我不生气。蓝启仁看着金光瑶面不改色得喝掉了药汤,十分满意。“曦臣,既然决定好了,以后就好好的生活。”

“嗯,谢谢叔父”

“金光瑶是吗,你抽时间来我这拿一下家规复印一份,平时多看看,别想某人一样,不让人省心”

“嗯,我知道了,叔父”


几天后,曦瑶公开了,网上还有公司群里不断出现曦瑶的剪辑视频,还有网友编辑的小段子。一日,蓝启仁闲着无聊,上网耗时间,突然看见了曦瑶的小视频,于是弹幕上……

“您的好友【蓝启仁】已上线”

“你的好友【蓝启仁】已下线……并举报了您”

“……什么⊙∀⊙?蓝老先生!!我要完_(:ᗤ」ㄥ)_----你的阿婆主已去世”

“阿婆主一路走好,我先闪了”

“阿婆主一路走好,我先闪了”

“阿婆主一路走好,我先闪了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

看剪辑视频的时候想到的 ̄  ̄)σ

还有啥梗啊,愁煞人啊


曦瑶小日常

曦瑶小日常

总裁涣×职员瑶  

重度ooc!!!绝对欢脱,高糖,有其他cp哦。第一次写文,多担待呀(*'へ'*)


真香警告


云深集团年会,蓝曦臣上台讲话完毕,公司要职人员开始各自聚合聊天。

一个年长的公司高层拉着他孙女站在蓝曦臣面前:“阿涣呀,你看看你,我从小看着你长大,现在你弟弟都有男朋友了,你可还是单身呢。”

“刘叔,我……”(ー_ー)!!

“哎,真是,现在的年轻人啊,都不着急,我这孙女也是,到现在还没个男朋友。”

蓝曦臣笑着望向自家弟弟,资深读弟机的身份让他看出蓝忘机的意思:自求多福。

“刘叔,不急,我们现在还是以工作为重的,是吧,刘小姐”ʘᴗʘ

“呃,对”

“诶,刘叔,我跟朋友还有约,先过去一下啊。”

“阿涣呀,你好好考虑考虑啊,人生大事为主啊!”

蓝曦臣终于脱身,就近来到了财务部门。

金光瑶,财务部长,整日笑脸相迎,但是人小鬼大,人后称笑面虎。来聚会之前,下了魏婴组织的同学聚会,又被自家崽子拉着吃了好多甜到牙疼的汤圆,现在不断跑厕所。蓝曦臣来时,正好不在。

蓝曦臣刚到,就听到有人在讨论笑面虎的事。“你说那笑面虎今天吃啥了,跑了好几趟厕所了”“就是啊,我都替他肚子疼,看他那样子,那脸惨白的哟”“头一回看见他笑都笑不出来的样子”“怎么要不要去看看他啊,有热水吗”“劝你别去,他可不想让别人看见他这样子,小心被灭口”那人说着,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。

“噗”蓝曦臣看见他的姿势,不由得笑了一声。

“蓝总”那几个人吓了一跳⊙﹏⊙∥他听见啥了!!!

“你们刚刚在讨论什么?”

“没……没什么”

“……”呃,把天聊死了咋办,在线等,挺急的。

“哎,部长来了”

接下来,蓝曦臣就看见一个身材娇小的人慢悠悠的晃过来,脸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,emmm……肚子疼成这样,还能笑得出来,佩服。“你没事吧?”蓝曦臣上前走了几步关心的问他,顺势扶住了他。“嗯?我挺好啊。”金光瑶咬牙回答。

“我送你回去吧。”Σ⊙▃⊙川快答应快答应,刘叔又拉着他孙女过来了!

他这祈求的眼神是怎么肥事,算了,反正也快坚持不住了。“好,谢谢蓝总了……诶,我能……”为啥我要像个女生一样被抱着走→_→

“不,你不能”蓝曦臣公主抱着金光瑶,快速离开大厅,到了车前,才把金光瑶放下来。“那个,刚刚不好意思啊”

“没事,替蓝总挡桃花是我的荣幸”

看着金光瑶歪着头回答,蓝曦臣惊了一下,好……好可爱!

车上,“女孩子要多喝热水……”蓝曦臣打破了沉静,但是……

“你说谁?”金光瑶瞬间黑脸。这个人怕不是个傻子,这脑子真的是……眼神还不好!

“???”蓝曦臣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,金光瑶的眼神感觉要杀了自己啊Σ( ° △ °|||)︴“我……”

“蓝总,我有喉结……”

“!!!对……对不起啊,你长着太漂亮了,不,不是,我是说,你长得太像女孩子了,也不是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噗,蓝总,你真可爱”金光瑶一下子笑了,这个人真好逗。“还有,我叫金光瑶”

“嗯,阿瑶,刚刚真的很抱歉”

这个人这么自来熟的吗,是个总裁没错吧。“没事,原谅你了。”

“要送你去医院吗,你看起来很糟糕啊”

“不用了,回家吧,我吃点健胃消食片就好了”

“好,以后吃东西要注意点,别乱吃”

“这可由不得我。”金光瑶小声嘟囔了一句。

“什么?”

“没什么”


金光瑶家

“这么多……”蓝曦臣看着金光瑶药箱里的一大摞的健胃消食片震惊了(´⊙ω⊙`)

“呃,我崽子要吃。”

“你有儿子啦!”蓝曦臣突然感觉很失落。

“没有啊,我朋友”金光瑶看着蓝曦臣失落的样子,快速解释到。

“真的吗,太好了!不是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蓝总也没有女朋友啊,好巧,我也是”金光瑶看着他笑。

“是啊,我们……”

“蓝总,我帮你挡桃花吧,职业那种”

“阿瑶,叫我二哥吧。”蓝曦臣拉着金光瑶的手。“我有一个结拜大哥,改天带你认识”

“好,二哥”金光瑶靠在蓝曦臣身上,他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,“二哥,我想睡觉了”

“好,我带你去”蓝曦臣抱起金光瑶回了卧室。“嗯,阿瑶,我……”

“一起睡吧,别回去了”

“好(^O^)”蓝曦臣超开心的。

“二哥真可爱,”金光瑶窝在蓝曦臣怀里。“还有,薛洋,我要断了他的粮!”

“薛洋,你……崽子?”

“对,改天让他叫你爸爸”

“不,不急”我还年轻,嗯,年轻吧……还不到三十呢,才29啊……还有一个月才生日呢……

“还有魏无羡,我要给你弟弟发消息,说他勾搭小妹妹,哼╯^╰”

“你认识我弟弟呀”

“嗯,魏无羡是我和薛洋是大学室友,还有江澄”

“原来是这样,我们还有缘呀,阿瑶”

“嗯,好有缘哦。”

“晚安,我的阿瑶”

“安,我的二哥哥”〃∀〃金光瑶说完使劲往蓝曦臣怀里钻。丢死人了,这么肉麻,那个人身体都僵硬了。

“……”〃∀〃好可爱啊,想……嗯,算了,他肚子不舒服,嘻嘻嘻……来日方长(喵:别问我方长是谁……我也想知道)说好的工作为重呢……不重要




第一次写文哦,评论可以点梗哦,我来写日常啦。


蓦然回首


咳……说一下,接下来可能会极度偏离画风哦,因为感觉有点……嗯,偏了( ๑ŏ ﹏ ŏ๑ )求轻拍……

第九章

数日后

“咚咚咚……”一阵敲门声响起

林在范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了些,谁啊,大早起的敲门,神烦,不想起,不理。“咚咚咚……”然而门外的人似乎没有停下的想法,下定决心要敲开门。“嗯……去……”怀里的团子推了推前面的人,接着嘴巴就撅起来了,早上被吵醒,不开心。林在范笑了笑,在人嘴巴上亲了一口,给团子盖好被子,起床去开门。

林在范挠了挠头发,好不容易跟水獭睡个懒觉,还被吵醒,外面的人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,不然……“咔哒”,门开了,外面的人着实让林在范彻底清醒了过来,却更加生气了。林在范站在门口,没有让人进来的意思。

“那个,你好,我能进去么……”金有谦小心翼翼的说。林在范歪头,没有说话也没有退让。“我……我想看看他,求你了,好不好,”金有谦语气有些急切。林在范皱了皱眉,最终还是让开了。“谢谢”,金有谦走了进去,坐在了沙发上等着,手里的巧克力奶昔的冰化了些。“你等一会儿吧,他还在睡。”林在范给他倒了一杯水。坐在了金有谦对面,两人相对无言,气氛着实有些尴尬。

“咳……你来是为了什么?”

“我想跟荣宰哥道歉,我知道你们已经在一起了,而且他现在过得很开心,你比我……”,金有谦犹豫了一下,低下头,“你比我更适合他……”

“是么,哪来的自信”林在范及时打断了他,“他亲口告诉你的么,你没有问过为什么就自己决定把他让给我。”

“在范哥,你……”金有谦看着林在范,有些不可置信。

“我不想放手,但是如果他在你道歉后,选择你的话……我放弃。”

“为什么要放弃,林在范。”崔荣宰刚要下楼就听见了林在范那句话,起床气不禁又旺盛了些。“你就不能跟他似的,也自信一点吗!”

“荣宰,我……”林在范看见崔荣宰下楼,猛的站了起来。

“你什么你,”崔荣宰白了林在范一眼,复而看向金有谦,没有说话。

“荣宰哥……”金有谦站了起来,手里拿着奶昔,低着头,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“喝了吗”

“什么?”金有谦疑惑得抬头,他不确定崔荣宰是不是在对他说话。

“我问你,那杯奶昔你喝过了没有”

“啊,没,我没喝过”金有谦急急的解释,“我是给你买的,所以……”

“拿过来。”崔荣宰走到林在范身边坐下,顺便把林在范也拽了下去,慵懒的靠在林在范身上,向金有谦伸出了手。金有谦惊讶的看着他,没有动。

“楞着做什么,不是用来道歉的么。”崔荣宰皱眉。手正要放下去时,一杯奶昔被急急的塞进了手里。前方金有谦笑得正开心。

崔荣宰喝了一口便放在了桌子上,嗯,他还没来得及刷牙,因为他还想睡个回笼觉。这件事绝不能让旁边这个人知道。“吃过了吗”

“还没有,我好饿,崽崽”林在范搂着崔荣宰的腰。嗯,绝对不能便宜了那个做坏事的臭小子。

“问你了吗,还不去做饭”崔荣宰推了林在范一把。看着林在范受伤的样子,笑了笑,在他的脸上吧唧了一口。“嘿嘿,我去做饭”“傻子,”崔荣宰摇了摇头,“多做一份吧。”“哦,那好吧”,林在范心里可不情愿。

“那个,荣宰哥,谢谢,”金有谦开心得不得了,崔荣宰原谅他了,即便不能作为另一半陪在他身边,但至少,不用躲着了不是吗。“哥,我以前……”

“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,我不想听。”崔荣宰及时的打断了他,听他讲以前的事,莫名的心烦意乱,还是忘不了啊。说是不恨,怎么可能呢,但是憎恨解决不了问题呀,与其关系紧张互不见面,不如选择原谅,至于心底那一份黑暗,交给时间吧,早晚有一天,会忘记,会磨平的吧。

“好好好,我不说,”金有谦听到崔荣宰的插话和紧皱的眉头,心里一惊,果然忘不了,金有谦,瞧你做的好事。“哥,那,你……你还会回去吗?”说到这里,金有谦下意识的紧张,万一,万一荣宰哥他连那座城市都不想回的话,怎么办,那可是荣宰哥的故乡啊,因为自己的无知,导致他连故乡都回不去。“你的粉丝很想你。”我也很想你,我们都很想你。

“嗯,过些日子回去吧,等在范哥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,”崔荣宰苦笑了一下,是啊,一年多了,风头早过了,微博上的呼唤不是没看见,还有……很久没有看爸妈了。“你先回去吧,公司不能没有你,来了多久了你?”

“不久不久,才半个多月,我跟你们一起回去,好不好,”金有谦像个大型犬一样,眼睛亮亮的,看着崔荣宰。多久了,多久没有见过这样的金有谦了,那时,他还是他的谦米啊,那时,他们……即便是假的,想到这里,崔荣宰呼吸急促了不少,那天的记忆终究还是一场噩梦。“荣宰哥,你怎么了”,金有谦看着崔荣宰的脸色瞬间惨白,连呼吸都急促了不少,他急急忙忙的起身,想去搀扶他,但是,崔荣宰下意识颤抖着躲避,让他硬生生停下了动作。崔荣宰深呼吸了几下,心里一直告诉自己,没事的,过去了,都过去了。“没,我没事,有谦,你……你能稍微离我远一点吗,我……”崔荣宰皱着眉,没有看金有谦。“荣宰哥,对不起,我……”

“饭好了,崽崽,来吃吧,”林在范端着做好的早餐放在了餐桌上,看到了客厅里的两个人,离得很近,心理不是滋味,臭小子,离我崽那么近做什么,不安好心,可气。林在范快走两步,站到崔荣宰前面,隔绝了金有谦的视线。“你,站这么近做什么,离远点”林在范皱着眉头叉着腰,对着金有谦。

“噗嗤”崔荣宰忍不住,“在范哥,你这个样子,还穿着围裙,着实像家庭主妇啊”,崔荣宰站起来,拉着林在范向饭厅走,“饭好了,有谦,来吃吧。”

“哦,好的”金有谦压住了内心的苦涩,没关系,过些时间就好了,毕竟自己以前做的真的不可原谅啊。他向着餐桌快走了两步,准备在崔荣宰对面坐下。“你等会儿,坐我对面”,林在范及时制止了金有谦,指着自己对面的座位,哼,想坐崽的对面,问过我了么,果然,不安好心。

“在范哥,他跟你又不熟,”崔荣宰看不过去,这样光明正大吃醋的林在范,还是第一次见啊,真可爱,“谦米,随便坐吧。”“你……你叫他什么”林在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谦米啊,有问题么,以前都这么叫的。”崔荣宰歪头看他。林在范突然觉得胸闷气短,可难受,“可是你叫我林在范啊!”

“哦,是么,林在范”

“请叫我在,蹦,米,谢谢”

“哦,好的,林在范”

嗯,很好,林在范很开心,手里的三明治狠狠地咬了一口,可用力,牙齿的碰撞声很响亮,充分得明确得传达了自己十分不开心ಠ︵ಠ凸。尤其是看到斜对面,对,就是荣宰前面那个死孩子的明晃晃的笑脸的时候,林在范顿时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心肌梗,要亲亲才能好起来,不,还需要一个抱抱,时间很长的那种。“你牙疼不疼啊→_→”在范哥生气吃醋的样子也好可爱,嘻嘻。“不疼,牙好”说着,林在范又往自己的嘴里狠狠塞了一大口,林一口上线。“哦,牙好……”等等,牙……崔荣宰默默地放下了手里的三明治,慢慢的站了起来,“我,我去趟厕所啊,你们吃”跑的极快,嗯,要是让林在范知道了,呵呵,少半个小时的睡眠不能称之为睡眠好吗!

看着崔荣宰跑走的身影,林在范放下了自己的三明治,“金有谦,你看到了”林在范看着金有谦,眼中方才的宠溺如今换成了一片冰冷,“荣宰他接受不了你的靠近,在他真正原谅你之前,你不要靠近他,同桌吃饭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,清楚了么,哦,对了,你早日离开吧,我比较喜欢两个人坐飞机。”“嗯,我明白,在范哥,荣宰哥他,就拜托你了……”“你是他什么人,要拜托我”林在范轻笑了一下。“我放手,在范哥,我只希望他可以原谅我,允许我作为一个弟弟站在他身边,其他的,我不敢奢求,以前是我的错,我想用时间去弥补,请你给我这机会,好吗,求你了,用……用合理的方式。”“嗯”看着金有谦诚恳的样子,林在范终究是同意了,他不想荣宰难过,毕竟两个人都是希望戳破那一场噩梦的。“啊,谢谢,谢谢你,在范哥”金有谦松了一口气,笑了起来。“聊什么呢,这么开心,”我就刷了个牙,这两个人怎么就能聊的这么开心呢,明明在范哥以前提到这个人都脸色不好的,呵,男人。“聊你,”林在范说到。金有谦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在范,怎么,他要把刚才的事说出来么。“聊你为什么有了弟弟就忘了老公。”林在范噘着嘴,不开心的样子。“老婆,你说什么”崔荣宰凑过去,对林在范说着,顺便把林在范手里的三明治也拿走了,放在了金有谦的盘子里,对,是金有谦的。“我说你弟弟真可爱,就跟大型犬一样……老……老公。”“嗯,是吧,我也觉得可爱,你饿一会儿吧,谦米,咱们吃。”臭小子,你敢吃,我就打你,林·下巴突出·在·不高兴·范冲金有谦使眼色。金有谦看着林在范,在三明治上咬了一大口,嗯,有哥哥的日子真好啊。金有谦看向崔荣宰,眼中的欢喜直达眼底。“对了,荣宰哥,我明天回去”“嗯?这么快吗”“嗯,是啊,那个,我爸……啊不是,公司打电话叫我回去处理事务了,有个重要的会要开。”金有谦没敢提他身边的人,怕刺激到崔荣宰。崔荣宰抬头看了他一眼,嘴巴鼓鼓的,像个小仓鼠,等食物咀嚼吞咽下去之后,“伯父他们……还好吧”崔荣宰压下心中的不适,忍着没有皱眉头。“嗯,挺好的,就是很想你”金有谦听到崔荣宰的话,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。“是么,我们过今天就回去……回去看看他们。”“好啊,我等你。”“嗯,好。”说完,崔荣宰拿起旁边的酸奶喝了一口,一圈奶白粘在了嘴上,还没等自己舔一舔,头就被迫扭到了一边,一张脸凑了上来,“啾”……“嗯,好喝,以后还买这种”林在范吧唧吧唧嘴,意犹未尽的看着一脸懵的崔荣宰,看着崔荣宰迅速变红的脸颊和耳朵,开心得不得了。看见了么,臭小子,我的。看着林在范嘚瑟的样子,崔荣宰抿了抿嘴,哦,醋缸,懒得理。

这一天,金有谦在崔荣宰家开心得不得了,一直讲自己这半个月来的所见所闻,还有以后的计划。崔荣宰在一边听着,时不时得插上两句,脸上也挂着由心的微笑。至于林在范,他表示呵呵,真正认真看电视似乎只有他一个人,老婆有了弟弟,不开心,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。晚上,送走了金有谦,林在范回到卧室就开始噘嘴,不开心,一整天都不开心。“蹦米,有没有人告诉你,你吃醋的样子很可爱。”崔荣宰凑过去坐下。“现在才叫,晚了,不开心,”林在范坐的离远了些,自己可没有那么好哄,“要亲亲抱抱才能好起来。”林在范觉得还是要表明一下态度,不然那个小傻子真的不知道怎么哄人。“吧唧”崔荣宰在林在范脸上狠狠地拔了一个火罐,顺势靠在林在范身上。“是弟弟啊,你吃什么醋,都过去的事了,你还抓着不放,我都快放下了。”“那怎么行,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好吗!”林在范表示自己很委屈,但他想说。“傻子,我心里都有个你了,怎么会装得下他呀,再说了,他瘦了好多,一年多的时间,他也不好过,靠近一点,解放他也解放我自己。在范哥,比起他来,你才是那个跟我走一辈子的人。”崔荣宰说着拉住林在范的手,十指相扣。“嗯,我明白的。你要看看微博吗,跟你的粉丝们说一下。”说着把手机递给了崔荣宰。“嗯,是该说一下,感谢他们一年多没忘了我。”崔荣宰打开微博:

亲爱的你们,很久不见,我宣布正式退出娱乐圈,感谢你们这么多日子里的关心与挂念。我现在过得很好,很幸福,为了正式说再见,我们见面会约吧。

最后,崔荣宰附上了一张十指相扣的照片,还自己p上了一课大大的爱心。“你要开见面会?”“是啊,总该真正说一次再见的,以后我就退居幕后了,话说,你不想听我唱歌,看我跳舞了吗。”崔荣宰眯着眼睛盯着林在范。“当然想,但是,不想给别人看。”“嗯,不仅醋劲大,占有欲也很强啊,我还真是不太了解你啊,林在范。”崔荣宰抽出手,抱臂看着他。“那就好好了解了解。”说着,林在范一把抱起人,往床上一趟,打闹个不停,嘻嘻哈哈了一会儿,崔荣宰表示带孩子真不容易,可累。“不跟你闹了,睡觉睡觉。”顺势钻进了林在范的臂弯下,往胸口处狠狠得钻了钻。林在范给两人盖好被子,收紧了手臂,“晚安,我的天使。”胸前,崔荣宰弯起了嘴角。

故乡,好久不见。

TBC

下面就是小甜饼啦,话说还是不忍心虐下去啊,因为要是虐谦儿的话,七也会跟着一起虐啊,我是亲妈,亲妈o(´^`)o以后都不会虐了

蓦然回首

金主谦×明星七  ooc

考试背书很难过,所以,我来更文啦,啦啦啦,你没有没有想喵啊~还有,我魔道祖师有动漫啦,开心^_^,好啦,不废话了,放文放文~哦,再说最后一句……到目前为止,我们崽崽虐完了,要换人了,换谁好呢~(废什么话,滚去更文m9( `д´ )!!!!)

第八章

下了飞机,金有谦看着眼前这座充满浪漫的小城,心里一阵阵酸楚,崔荣宰他是不是开始了新的生活,他还能原谅自己吗,在他身边,是不是已经有了另外一个真正对他好的人。金有谦摇摇头,拖着疲倦的身子和行李箱挪回了酒店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转眼间,金有谦在酒店已经有四天没出门了,他不敢,他怕看到崔荣宰憎恨他的眼神,怕看到崔荣宰跟另一个人在一起。他怕了,在真正要去找崔荣宰的时候,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,不敢出门。不能就这样耗下去,自己总要面对的,要把崔荣宰找回来才可以啊,金有谦咬咬牙,换了衣服,走出了酒店,向着那个曾经出现过崔荣宰身影的公园出发。

-----------(*ฅ́˘ฅ̀*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荣宰啊,我今天没什么事,跟你一起去公园吧”林在范把手里的另一杯巧克力奶昔递给崔荣宰,看着他笑得温柔。

“好呀,在范哥今天事务所终于不忙了。”崔荣宰一手接过奶昔,一手穿过了林在范的胳膊,挽着他,半边身子靠了上去。林在范着实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。“荣宰……你……”

“怎么了么,在范哥,”崔荣宰站好看着林在范,“你不喜欢我靠着你吗,”崔荣宰低下头,语气里满是委屈。

林在范深吸一口气,不能,不能一直活在回忆里,好累,我们都好累。“荣宰,”林在范抬起崔荣宰的下巴,让他看着自己,“我是谁。”问出来的一瞬间,林在范的心跳猛地加速,慌张、不安。

林在范看到崔荣宰的瞳孔毫无波澜,突然间,他放松了下来,果然啊,是个替身吧。崔荣宰拉过林在范的手臂,拽着他走向公园。“在范哥,站着好累啊。”

“在范哥,”崔荣宰挨着林在范在那张长椅上坐下,“我等你问我很久了。”崔荣宰低着头靠在林在范身上。

“你说什么”林在范惊讶的看着崔荣宰,难道,他已经……

“嗯,这么久了,我想了很多,你是不是觉得,我以前一直坐在这里发呆是走不出阴影。其实,大概在两个月前,我就已经明白过来了。”忽然,崔荣宰坐起来,“在范哥,我突然不想一个人难过了,我想向你吐苦水。”崔荣宰看着林在范笑。

“嗯,都吐给我,”林在范把崔荣宰抱紧在怀里,声音有些哽咽,“剩下的日子,我来帮你装着这些苦,你尽管忘掉就好。”崔荣宰咯咯咯得笑了,“这可是你说的啊,在范哥,到时候你不要嫌辛苦哦。”“怎么会,看不到你笑,才真的辛苦啊。”

“在范哥,他叫金有谦,是……是我的初恋,我很爱他,但是,他好像对我有很深的误会……很深很深的误会,所以他……”崔荣宰呼吸有些急促,林在范感觉到他的心跳在加快。“崽崽啊,我都知道,你不用讲的,”林在范拍着崔荣宰的背,轻轻的说。

崔荣宰挣开林在范的拥抱,“你……你刚刚叫我什么?”“崽崽啊,怎么了,不可以吗?”崔荣宰脸一下子红了,“好……好肉麻的,这个称呼……”“你不想我这么叫你么,”林在范声音小了下去,“好吧,你叫吧(〃ω〃)。我在说正经事,你别打断我。”崔荣宰对着林在范的胸口拍了两下。林在范觉得有点疼……

“你问我你是谁,我知道的,是林在范,不是金有谦,其实,我曾经真的希望呆在我身边的是金有谦,”崔荣宰感觉到搂着他腰的那只手紧了紧,笑了。不远处,树后躲藏着的那个人,红了眼眶。“我曾经也在假装,假装你是金有谦,假装没有发生变故,但是,好辛苦,心好疼,每一次的假装,我都能想起那一晚,他对我说的那些话,在我痛苦的日子,他不闻不问。昨天,我无意中,翻到了我妈妈的日记,那是她在怀孕的时候写的。”说着,崔荣宰在自己的随身Superme包包里拿出了那本日记,递给了林在范。“她在最后写的话……我……”林在范翻开那本日记……

‘我跟老公已经想好了,小宝贝叫崔荣宰,小名叫七七,因为我的生日是七月份呢,哈哈哈,我的七七一定很可爱,我要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给他,要他做一个幸福的小王子才好。这本日记也要送给他做礼物,现在,我要藏起来,不能被人找到,不然到时候都没有惊喜了。
七七呀:
我是妈妈,那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,不接受反驳,哈哈哈。生日快乐,我的宝贝。这次的生日礼物是你在妈妈肚子里就已经准备好的礼物哦。
妈妈不可能陪你走完一生,所以,妈妈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最好的给你,在以后妈妈不在的日子里,你要好好的,你要坚强,这人生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,总会有挫折的不是吗,但是,我的孩子绝不会被打倒。即便遇上了天大的挫折,也要走下去,因为生活还在继续,时间没有因为你的难过而停留。而且,在你难过的时候,你身边总有一个人也在陪你一起难过,所以啊,要快点好起来,面对新的生活,每一个明天都是美好的呀。
最后呢,我,要用我的绝世美貌(嗯,我最美了^o^)为代价,请求上帝保佑我的宝贝一生都有一个爱他的人伴他左右,保佑我的宝贝一生平安健康快乐幸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你的美丽的妈妈’

林在范红着眼眶看完了这篇日记,他搂过崔荣宰,“崽崽,我会陪在你身边,只要你幸福快乐。”

崔荣宰抹了一下眼泪,“嗯,在范哥,谢谢你,曾经,陪我一起难过,也谢谢你,会遇到我,会喜欢我。”

“也谢谢你,崽崽,给了我喜欢你的权利,给了我,走向你心房的通行证。”

崔荣宰反过来抱住了林在范,拍着林在范的背,笑得开心,“在范哥,怎么你比我还要难过啊,真是的,多大的人了,还哭”“我今年五岁,不可以哭吗!?”林在范在崔荣宰的衣衫上蹭了蹭泪水。“呀,林在范,你的鼻涕都蹭我身上了,这可是我的Superme啊!!”“呀,崔荣宰,哪次衣服不是我洗的,大不了陪你一件就是,没大没小的,要叫哥啊。”“我就不,你能拿我怎样,林在范,林在范,林在范,哼╯^╰”“你死定了,我跟你讲。”林在范伸手去抓崔荣宰,哪知崔荣宰闪得飞快,“崔荣宰,你别跑,我有备份钥匙!!!”“我反锁,怕你,(☌̮ꌁ☌̮)略略略。”嗯,新的生活要开始了呢,妈妈,我会坚强,你看到了么,你的儿子,很坚强的……你和爸爸也要幸福啊。

------------(*ฅ́˘ฅ̀*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看着跑走的身影,金有谦从树后走了出来,坐到了那个人一直坐的那条长椅上,看着对面的丘比特。荣宰哥,你真的不要谦米了么。有什么东西从眼眶里流出来,金有谦抹了一把,真是的,下雨了吧,不然,怎么会擦不干呢。荣宰哥,我还能跟你说声对不起么,你还愿意见到我么。荣宰哥……金有谦弓起了背,把脸埋在手里,哭的撕心裂肺。那日的傍晚,很多人见到一个伤心的年轻人,坐在长椅上哭泣,却没有人上前安慰,因为都不想冲破那个他看似在回忆的小天地。


TBC

话说,最后你们是想看范七还是谦七啊,总有一个人是要虐的,所以……那个,你们想虐我们的鸟梦还是虐我们的大型犬啊~放心吧,我会想办法给他们再找一个的,相信我,嗯,加油^0^~

说一下下哦,喵这几天在环境实习,还要准备考试,所以不能及时更蓦然回首哦,不会弃文哒,而且说不定哪天有空了就会更,所以你萌不要离开喵啊ヘ( ̄ω ̄ヘ)♪

蓦然回首


金主谦×明星七  ooc

第七章

    一年后的布拉格。

    公园的长椅上,一个粉色卫衣的男生坐在那里,看着来往的人群出神。微风拂过,吹起了男孩的发丝。远处,跑来一个衣着嘻哈服饰的男人,要说特色,便是他眼上的两颗小痣了,狂放不羁却别具风格。

    “荣宰,荣宰,荣宰……”林在范一遍一遍得叫他,温柔且耐心。他遇到崔荣宰是在崔荣宰来布拉格后的一个多星期吧。他记得那天,晴空万里,微风吹拂,天气好的不得了,自己的心情也好得不得了。他是在这个同样的地方,遇到的崔荣宰。那时的他也像现在这样,安静的像个瓷娃娃。那时他还不知道崔荣宰的状态,他激动得坐在了崔荣宰身边,想管他要签名,却见崔荣宰霎时间回神得眼睛,那里面,装满了恐惧,林在范不懂原因,以为是自己吓到了他,连忙道歉,并说明了自己是崔荣宰的粉丝,并表示支持他。但是,回应他的,是崔荣宰剧烈的颤抖,林在范吓坏了,他企图搀扶崔荣宰,手刚碰到他的衣服,崔荣宰就像疯了一样痛苦的嚎叫,边说着不要不要。林在范没办法,他紧紧的抱着崔荣宰,没想到因为他的拥抱,崔荣宰没多久便晕了过去。他不知道崔荣宰跟那张照片里的男生发生了什么,但林在范知道,那个男生狠狠得伤害了他。他把崔荣宰带回了家,照顾了他三天,期间,他不敢靠近崔荣宰,就远远的看着他,陪着他。就这样,他们相识,相知。一年了,崔荣宰才慢慢接受林在范的存在。为了照顾崔荣宰,他搬到了崔荣宰的家,到现在为止,林在范没有上过二楼,因为那是崔荣宰的小天地,这个距离,是崔荣宰能接受的最近距离了,对此,林在范也是很欣慰很开心的,他喜欢崔荣宰,所以就要默默地守护,至少能让他开心不是么。一年里几乎每个晴天,崔荣宰都会来到这个公园,坐在这个长凳上,眼神没有交点,就是单纯的看向那个丘比特的雕像出神。每次,都是林在范轻轻的叫他,一年了,从最初的一个多小时到现在的几分钟,崔荣宰回神的速度越来越快。但是林在范知道,崔荣宰还活在他的世界里,从未清醒过。每天,他往自己手里塞一杯巧克力奶昔,说自己很喜欢;他看自己跳舞,也会说,原来你跳b-boy也很帅啊,以前你跳机械舞也超帅的;我们在蹦米长大了啊,晚上都不用抱着东西睡啦。林在范知道,他是把自己当成了那个人,委屈么,当然委屈,但是能够陪在他身边,让他开开心心的也很好啊。

    “荣宰,荣宰,荣宰……”林在范一遍遍得轻唤着。“嗯,在范哥,你来了啊。”几分钟后,崔荣宰回神了。“荣宰,我们去吃饭吧,晚上想吃什么,我给你做。”“诶呦呦,我们蹦米做的饭越来越好吃了,真的长大了呀。”看吧,崔荣宰又来了,看来那个人不会做饭啊,林在范轻笑,牵住了崔荣宰的手。“走吧,我可厉害了,这些日子我好好学做菜呢,学成会有更好吃的。”没关系的,至少在他身边的是我啊。

    夕阳里,是牵手的两抹剪影,有些温馨,但更多的,却是那忧伤。

    “谦儿,我找到崔荣宰了,有人告诉我,他在布拉格看到了崔荣宰。”王嘉尔看着金有谦,“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的好,我觉得他并不想见你。”

    “哥,我知道,但是我不想放弃,如果他真的过得很好,我会走,在这之前,我只想找到他,看看他。”这一年,金有谦不曾停下过寻找他的脚步,在他的努力下,人们接受了他们的关系,并纷纷在崔荣宰的微博上召唤他回归,殊不知那样的崔荣宰,根本不需要手机。金有谦接手了金耀的家业。他依旧住在他同崔荣宰共同生活的房子里,那里有太多太多的回忆,有快乐,也有……当崔荣宰不见之后,他才意识到,原来自己是那么得喜欢崔荣宰,是真的喜欢啊。这一年,他险些失去自己的那些朋友,连父亲母亲都对自己有了失望,但是,他顾不上,他成日成日的寻找,不是没有查过航空公司,一无所获。

    现在,他终于有了崔荣宰的消息,在那个浪漫的城市么,金有谦笑了,红了眼眶,崔荣宰,你会原谅我吗,荣宰哥……

TBC

蓦然回首

金主谦×明星七   ooc

第六章

    金有谦在浴室洗完澡出来,浴巾松垮的围在腰间,头发还在滴水,嗯,就像一幅画。崔荣宰从游戏中抬头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。崔荣宰一下子红了脸。金有谦看着崔荣宰脸红红的样子,爬上床,“哥,想什么呢,脸这么红。”用慵懒的语气在崔荣宰耳边说着。

    “没,没什么”崔荣宰心跳很快。自己在期待什么呀,真是的。他自己暗自懊恼。

    金有谦趴在崔荣宰身上,都感觉到了对方的生理反应。“咳……那个,哥,我去趟厕所啊”金有谦尴尬的笑笑。

    崔荣宰快速的拉住了金有谦的手,躲着金有谦的眼睛,不说话。

    “哥,你不要后悔”金有谦冷冷的说。

    崔荣宰着实愣了一下,没有多想,“没关系的,早晚有这一天嘛。”他声音小小的。

    “是啊,早晚有这一天,不是么”铺天盖地的吻落了下来,金有谦一边撩拨这崔荣宰的身体,一边脱掉了两人的衣服,“哥,既然开始了,就再也停不下来了,你做好准备了么”忍着粗重的呼吸,金有谦突然不想这么早结束了。“谦米……”崔荣宰搂住金有谦,往他的怀里钻。崔荣宰,这是你自找的,别怪我。不顾崔荣宰的阻止,匆匆做了扩张,变横冲直撞了进去。“啊,谦米,不,疼,不要了”崔荣宰猛的睁开眼,连身子都条件反射的抬了抬,眼泪像决堤一样流着。

    “崔荣宰,我警告过你了,可是你还是要继续”金有谦持续的狠狠地律动着,“疼么,我也疼啊,心疼,家庭破裂的疼,你懂么。”金有谦狠狠得说着,“崔荣宰,你破坏我家庭,勾引我爸,就要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 “谦米……啊……你说什么,我……我听不懂”崔荣宰忍着疼努力得组织自己的语言。看着金有谦冰冷的眼神,他怕了,很怕,怕金有谦误会他,更怕他不要他。

    “你别装了,说吧,你这具身体在别人身下是不是也这么魅惑,嗯?”

    崔荣宰感觉自己坠入了冰窖,“你……从来都没有……啊……真的喜欢过我……我吗?”崔荣宰觉得只要金有谦说一句他曾经喜欢过自己,都能救自己于水火,但是,事实总是十分残酷的。

    “当然没有,我怎么可能会喜欢过你,这么脏。”金有谦丝毫没有顾及崔荣宰的感受。

    崔荣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“金有谦,我恨你。”

    面对金有谦一次又一次的折磨,崔荣宰再没吭过一声,自己什么时候晕过去的都不知道。当崔荣宰醒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,狼狈的自己,肮脏的床,凌乱的卧室,被金有谦摔碎的手机,每一处都深深的刺痛了崔荣宰的眼,更刺痛了崔荣宰的心。动不了,像散架一样疼,头晕眼花,就这样,三天,崔荣宰不吃不喝,就靠着自己的口水,躺在床上生生扛了过去。

    当身体好些时,他挣扎着起身,打开了电脑,登上微信,全是于华的信息,浏览过后,崔荣宰傻了,他没有想过金有谦会做得这么决绝。他给于华打了视频电话,得到的,却是自己被公司强制解约的消息。就因为金有谦把跟自己接吻的照片匿名发给了各个娱乐杂志,巧妙的是,全部都避开了金有谦的正脸,完美的展现了崔荣宰自己沉沦得样子。网上,布满了对自己的声讨与歧视,即便有替自己发声的,却也是杯水车薪。崔荣宰笑了,笑的苦涩。

    坚持收拾了房子,订了飞往布拉格的机票,在那里,有他爸爸的一处秘密房产。他没有带行李,没有手机,离开了这个让他痛心的城市。

    看着自己的成果,金有谦出乎意料的没有开心起来,不知为何,他很心慌,总觉得丢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是什么呢。

    在外面呆了一个星期后,金有谦回到了家里,却见自己的父亲红红的眼眶,连金妈妈都回来了,一样的,是哭红的眼眶。

    “你们……怎么了?”金有谦更加慌了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却找不到错因。

    “谦儿啊,你知道荣宰去哪了么,你跟他关系不是挺好么,他不见了,呜呜呜……”金妈妈哭的很伤心。

    “妈,你找他干嘛?”

    “啪”金爸爸狠狠地打了金有谦一个耳光,把照片甩在了他的身上,“说,是不是你,跟小七接吻的,是不是你!”“谦儿,你快说,这个人是不是你啊,”金妈妈边哭边问。

    “没错,这个人是我,也是我找人拍的,谁叫他破坏了我们家!”金有谦很慌,却故意提高了音量,企图把心里莫名的惊慌压下去。

    “他哪里破坏我们家庭了,你说!”金爸爸气的摔碎了杯子。

    “还没有么,你们为什么离婚,还不是因为他勾引你”“啪”又是一巴掌落下来,“你瞎说什么,我和你妈妈是意见不和,迟早要分开,你妈妈也有了新的家庭。”

    “那你……为什么跟崔荣宰纠缠不清”金有谦的腿有些软。

    “他是我恩师的儿子!”金爸爸气得走进了书房。“谦儿,荣宰是你爸爸恩师崔毅的儿子,没有他,就没有你爸爸的今天。崔老他老来得子,因为这个儿子,他的夫人难产去世,崔老很疼爱荣宰,四年前,崔老去世,怕荣宰适应不来,托付给了你爸爸,没想到你……你有没有做什么对不起荣宰的事啊?你千万不要伤害他,那个孩子太善良,他还需要保护啊!谦儿,你说话啊!”

    金有谦明白了,他终于明白自己丢掉的是什么了,是什么?是自己的宝贝啊。金有谦疯了一样冲了出去,“于华,崔荣宰在哪?”“金少,那个……他被强制解约了,我也联系不上他,敲门也没有人回。我还说找你呢。”“去找你们负责人,给我复约,就说是我说的。”“是是是,那荣宰就拜托你了,金少,我们会做好公关的。”“还有,公开我跟荣宰的关系。”“这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 金有谦快速回到了崔荣宰的家,那个他住了半年多的地方。没动,什么都没动,衣服在,电脑在,该有的,都有,唯一没有的,就是生活的气息。

    金有谦坐在他们一起睡过的床上,发了微博:

    我和荣宰哥本是一对恋人,但是由于我的任性和无知,我把他弄丢了,我很爱他,希望你们能理解我们的关系,也希望你们能帮我找到他。谢谢。

    荣宰,不管你在哪里,我都要找到你,因为,我欠你一句 对不起,我爱你。

TBC

蓦然回首

金主谦×明星七  ooc

第五章

    “哥,起来了,于华在外面等了,他买了早餐过来。”

    “嗯”崔荣宰翻了个身,继续睡……金有谦无奈,把崔荣宰扶了起来,拍着他的背“哥,醒醒了,你再不醒,我可就亲你了”“别,我再躺一分钟,就一分钟。”崔荣宰挣脱金有谦,重新躺了回去。“你干什么!”崔荣宰察觉到压在身上的金有谦,瞬间清醒了。“亲你啊,谁叫你还要睡”“我起!我起!”崔荣宰耗不过他,立马坐了起来。

    “哥,一会儿我载你去上学”餐桌上,金有谦喝着豆浆说道。

    “嗯,好,一会先去趟咖啡店,我要一杯冰美式”

    “别老喝咖啡,哥,对身体不好,喝巧克力奶昔吧,超好喝的”金有谦操着一口小奶音推荐他最爱的巧克力奶昔。这么好喝的东西,一定要全世界都了解才好啊。

    课上,崔荣宰手握一杯巧克力奶昔,边唑边说“华哥说,他的备份钥匙给你了呀”

    “对啊,有我呢,监督你起床,而且有车,就不要麻烦人家了,他家人也需要照顾的。”

    “也是,那麻烦你了,我有点赖床”

    “哥,你不是有点啊,还有,以后,你晚上打游戏的时间要减半”

    “谦米,别呀,我以后不赖床”

    “上课了,哥,听课”金有谦没理崔荣宰的讨价还价,抢过他的巧克力奶昔嘬了一口,又塞了回去。

    “听说你跟崔荣宰在一起了”送走崔荣宰,金有谦和斑斑他们聚会,王嘉尔搂着斑斑问他。“还没有,我在追,但是我们住一起了”“谦儿,真的假的啊”斑斑猛得站了起来。“是啊,没错啊,好了好了,别说我了,我们继续继续”

    “谦儿,斑斑他不懂,但是我明白,说吧,你到底为什么要抓着崔荣宰不放”王嘉尔微信上私聊了金有谦。

    “没有为什么,我喜欢他啊”

    “你没有,在你眼里,我看不到你有喜欢的情绪”王嘉尔皱眉,“不管为什么,我希望你搞清楚原因,如果你要伤害他的话,后果会很严重,你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 “能有多严重啊,哥,你想多了,我的确是在追求他”金有谦不以为意。

    “最好是这样,金有谦”王嘉尔打完这句话,便关了手机。

    金有谦看着旁边熟睡的崔荣宰,笑了笑,躺了下去。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自然而然搂住崔荣宰的手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“谦米,生日快乐”两个月后,崔荣宰特地在美国买了专卖的巧克力送给金有谦。“哥,给我的吗”金有谦接过巧克力,“哥,你真好,干嘛送我巧克力啊,你不知道这种东西不可以随便送吗”

    “哦,你不是喜欢巧克力么,所以我就带了,你不喜欢的话就还我”崔荣宰脸红红的。

    “荣宰,我喜欢你,你还是接受不了么”金有谦拉住了崔荣宰,“哥,两个月了,你一点也没有被打动么”

    “没有,谦米”崔荣宰这一次没有挣开,“我想,我好像习惯有你了。”崔荣宰声音小小的,但还是没有逃过金有谦的耳朵。

    “真的吗,哥,你说的是真的吗”金有谦一把抱住了崔荣宰。“嗯,是真的”“那,哥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崔荣宰窝在金有谦的怀里,点了点头。

    “哎哎哎,你俩,你俩在一起才几个月啊,比我跟斑还腻”王嘉尔看着眼前就差变成连体婴儿的俩人,不满的说到。“荣宰哥,你可得给我签个名啊,我喜欢你好久了,金有谦那个家伙好几次都不让你给我签”斑斑拉着崔荣宰的手。金有谦看了看,把那只肉手拽了回来,握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 “都是好朋友啦,还要什么签名呀”崔荣宰笑着又自然得往金有谦怀里有缩了缩。

    ‘时机到了呢’,金有谦想。

TBC